记忆中的老纺车

一手摇圆了日子

一手捻着絮乱的思绪

记忆中的老纺车

老式的堂屋中央是一口天井,下面有一个蓄水的阴沟,老纺车就摆在阴沟的旁边。老奶奶脚踏摇床,手摇纺车。上个世纪七十年代的某年某月,老奶奶在重复地做着那两件事。

那时我七岁。我不懂纺车工艺,但我觉得很好玩。用棉纺成纱,再织成布或者带,也有后来再染上蓝颜色的,黑颜色,红颜色的,或者间杂着花色,显得有些古拙的美。

我偶尔会帮老奶奶摇上几圈,大多帮倒忙。力气稍微用大些,纱就断了。于是只好一边站着。老奶奶也不埋怨,只瘪着嘴笑着说了句,这不是你做的事。

天井的那边,常常是木匠、篾匠、裁缝、白铁匠的活动区域。

传统手工艺是小农经济中,非常受村人们尊重的谋生方式。“荒年饿不死手艺人”,大家都这么说。我也觉得他们都很有真本事,尤其是手艺人的那双手。他们很灵巧,很神通,三下五除二,一件物品就出来了。水桶、稻箩、裤兜和彩色的绑带,几乎所有的生活日用品和一些种田的农具。

只有纺车是女人的手在操作。

老奶奶右手握着纺车的手柄,慢悠悠地摇,常常边摇边唱些小调民谣,很逗趣。纺车轮子的转轴中,有节奏地响着吱呀吱呀的声音。有些象小孩的啼哭,清脆悦耳。

老奶奶七十多岁了吧,牙齿掉了不少,老奶奶常自言自语地说,瞧这说话都露风;老奶奶听力不好,你稍说轻点,她准得重复问一次,有时会闹出一些小笑话,于是自己嘲笑着说,聋子会对对(联)儿!儿孙们听烦了,冷不防会顶一两句。我因此有些同情老人,只要她老问一句,我准再大声地回答一次。我是她的远房曾孙,可她总夸我好。

与纺车匹配的是织布机,它的样子我只能记得大致的轮廓,结构很简单。一上一下的经线,纬线用梭子从上下交叉的经线之间穿上一道,尔后用梭子将纬线压紧,来回往复。整个编织的工艺过程,有些象篾匠打一床竹垫,所不同的是线条的粗与细。

纺车和织布机都很老很旧,这容易使人联想起老人们额上横着的层层皱纹,或是古铜色的布满沧桑的张张老脸。与纺车差不多老旧的还有凳面宽大方正的椅子,椅背上刻有龙凤之类的图案。相似图案的木雕在四方桌、四柱板床之类家具的围板或面板上,也很多见。

不知什么时候,那架支座和轮子均已干枯老朽的纺车,连同那些透着古色古香的什物统统不见了,也许当作可以生火的废物干柴,一件件地烧了。老纺车的事故就那样不知不觉地结束了,结束在日新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记忆中的老纺车 (共2页,当前第1页)

记忆中的老纺车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