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缠足是中国的陋习,关于缠足的由来,据史籍的记载“南唐后主李煜时,有位名窅娘的舞女,为后主所赏识。后主别出心裁,令她用帛缠足,使成纤小弯曲的新月状,外套白袜,在六尺高的金质莲花上回旋起舞,借以欣赏所谓仙子凌云之态。”可见,唐末就已经出现缠足这种习俗。古代的文人骚客喜欢“三寸金莲”的病态美,在程朱理学兴起之后,缠足这种恶习更在民间能广为流行,它以人工的方式营造出了一种独特的“女性美”。妇女的小脚更是被誉为“金莲”、“香钩”、“步步生莲花”等等。清代李汝珍的小说《镜花缘》中就写到林之洋在“女儿国”遇到缠足穿耳的遭遇,折射出在古代中国的士绅阶层中已经出现“反对缠足”的呼声。但缠足这种恶习,直到近代社会才慢慢革除。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近代以来,在有识之士的强烈呼吁下,缠足这种“折骨伤筋、害人生理、弱国弱种的恶习逐渐革除。如戊戌维新时期,在康有为、梁启超、汪康年等人的倡导下在湖南、浙江、上海兴起的“不缠足运动”,兴起天足会,规定“入会人所生子女不得缠足,所生男子不得娶缠足女子为妻,已缠足的女子8岁以下一律放足”。戊戌维新时期兴起的“不缠足”风潮,客观上推动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但放足之后,穿什么样的鞋,对于闺中女子来说是第一重要的问题。维新时期的许多“不缠足运动”的倡导者已经想到这些问题,如谭嗣同订立《湖南不缠足会嫁娶章程》就规定,“不缠足之女,其衣饰仍可用时制,惟着鞋袜,与男装同式”。一些地方的不缠足会也制备了不同于男装的靴鞋样。女性的鞋子自然不同于男子,不但要合脚,更是用料考究、色彩缤纷、花样纤巧;当时有精明的商家就看到了“天足”后的这个潜在的市场。如1898年在“不缠足运动”高涨的湖南,长沙李复泰鞋铺就在《湘报》上刊登广告“定做不缠足云头方式鞋,赐顾者请先交长短宽窄底式,不拘何等杂色,随人所喜。”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大足鞋的销路好,说明当时放足的妇女为数不少。但是放足之后的脚不可能在短期内大起来,那这种大足鞋子怎样穿却成为问题。其实,当时老辈的放足女多穿改良的大足绣鞋,通常在鞋头上塞棉花,称之为“假趾套”。年轻一代的天足女们对既美观又方便的皮鞋格外青睐,当时的人们就发现,原来从外国传入的高跟鞋,会产生和小脚同样的审美效果。高跟鞋既保持女性特有的娉婷体态,又无害于身体的健康发育,对时髦女性而言,高跟鞋的魅力不可阻挡。民国初年,从美国留学归来的蒋梦麟对当时穿高跟鞋的女性曾经作过这么一番评论:“当你听到人行道上高跟鞋的急骤的笃笃声时,你就知道年轻的一代与她们的母亲已经大不相同了……也许是穿着新式鞋子的结果,她们的身体发育也比以前健美了……我想高跟鞋可能是促使天足运动迅速成功

Word文档免费下载Word文档免费下载: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 (共2页,当前第1页)

近代中国的习俗变迁(缠足篇)相关文档

最新文档

返回顶部